請選擇語言版本 / 簡體版 English

安全反恐信息匯編

2018-09-27
 

目錄

 

全球涉恐事件

1、阿議會選舉候選人遭槍擊身亡

 

反恐動態

1、俄稱塔利班軍事實力增強

29000多名獨聯體公民涉恐被通緝

3、中俄阿印伊建立統一恐怖組織數據庫

 

智庫研究

1、阿富汗未來前景(下)

 

海外安全提醒

1、駐巴基斯坦使館提醒國慶假期注意安全

2近期暫勿前往土耳其東南部地區

 

全球涉恐事件

 

1、阿議會選舉候選人遭槍擊身亡

 

阿富汗Khaama Press通訊社消息,阿富汗議會選舉候選人穆罕默德·納西爾·穆巴雷茲遭不明身份槍手襲擊身亡。坎大哈省政府發言人表示,反政府武裝分子是幕后黑手。

 

 目前沒有任何組織對此事負責。阿富汗國民軍和安全部隊正在全國進行聯合反恐行動。

 

反恐動態

 

1、俄稱塔利班軍事實力增強

 

俄新社消息,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秘書帕特魯舍夫在德黑蘭舉行的阿富汗局勢多邊磋商中表示,阿富汗境內塔利班軍事實力增強,強迫阿富汗傳統反對派進行談判行不通,阿富汗境內武裝分子可能破壞將舉行的總統和議會選舉。

 

29000多名獨聯體公民涉恐被通緝

 

俄羅斯衛星網消息,獨聯體反恐中心主任安德烈·諾維科夫表示,9000多名獨聯體公民因涉嫌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犯罪行為被通緝,其中約5000人為雇傭兵,曾在第三國領土加入國際恐怖組織參與恐怖襲擊。

 

2015年起,在獨聯體反恐中心協助下,獨聯體國家安全部門共逮捕了83名涉恐人員。根據獨聯體反恐中心數據,獨聯體成員國的金融情報機構共查出207名參與資助恐怖主義的人員。

 

3、中俄阿印伊建立統一恐怖組織數據庫

 

塔斯社消息,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的新聞秘書阿諾申表示,中國、俄羅斯、阿富汗、印度、伊朗代表團在德黑蘭的調解阿富汗局勢多方磋商會議上提出,建立統一恐怖組織數據庫。

 

智庫研究

 

1、阿富汗未來前景(下)

 

選自美國《國家利益》雜志

 

作者簡介:阿納托爾·利芬,卡塔爾喬治敦大學教授

 

目前阿富汗面臨的最大威脅不是來自塔利班,而是該國內部的分裂。這個國家在2001年至2002年由美國拼湊而成,其基礎是在上世紀80年代與蘇聯及其阿富汗盟友作戰的圣戰者組織的一部分。一直以來,前共產主義軍官和官員被美國忽視和拒絕,更悲慘的是,那些希望與新政權達成協議的塔利班指揮官,往往不僅遭到拒絕,而且還在對手的建議下成為美軍打擊的目標。

 

1979年至1992年的戰爭中,以及2001年以后的戰爭中,曾經在阿富汗扮演從屬角色的民族,尤其是塔吉克人、哈扎拉人和烏茲別克人以犧牲普什圖人為代價,極大地改善自己的地位。阿富汗確實是普什圖人的傳統波斯語詞匯。然而,奇怪的是,由于波斯文化的歷史聲望,阿富汗的官方語言和通用語言一直是波斯語,而非普什圖語,盡管政府和軍隊及國家的高級官員都是普什圖人;但是貧窮的普什圖農村人口從他們的特權地位中得不到任何真正的好處。

 

塔吉克人的崛起,甚至是先前受壓迫的哈扎拉人(被普什圖人鄙視為什葉派異教徒)的崛起,反過來又引起了普什圖人的極度焦慮和怨恨,無論是過去和現在,普什圖人對塔利班的支持都源于塔吉克人和哈扎拉人的崛起。特別是,塔吉克人主導的北方聯盟部隊在2001年推翻塔利班政權之后,使他們在軍隊中獲得了主導地位。在阿富汗,政府試圖通過描述每個人都是阿富汗人來遏制關于新國家身份的爭議。這引發了塔吉克人和其他人的抗議,他們宣稱阿富汗人不等于普什圖人

 

2001年以來,美國在阿富汗的政治活動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致力于處理這些緊張的種族關系。塔利班被推翻后,塔吉克人和其他人阻止了前普什圖國王穆罕默德·查希爾·沙阿的回歸。但是,由于塔吉克偉大的領導人艾哈邁德·沙阿·馬蘇德被暗殺,其他種族不得不接受美國從前王室精英哈米德·卡爾扎伊那里選擇普什圖人擔任總統。華盛頓方面對卡爾扎伊政權的腐敗以及2009年卡爾扎伊操縱總統選舉的行為熟視無睹,這導致了塔吉克支持的候選人、前外交部長阿卜杜拉阿卜杜拉的落敗。在2014年的總統選舉中,美國再次默許了普什圖候選人阿什拉夫加尼操縱選舉,阿卜杜拉再次落敗。

 

2019年總統選舉將會發生什么,只有上帝知道。2014年大選后,經過漫長而痛苦的談判,國務卿約翰·克里說服阿卜杜拉的支持者接受權力分配,普什圖人當選總統選舉,阿卜杜拉任職總理,政府的工作將由他們平均分擔,但阿富汗的民主憲法中根本沒有規定這一點。

 

然而,實際上,加尼和他的支持者主導了政府,阿卜杜拉的支持者受到嚴重傷害。即使這次特朗普政府有足夠的膽識和毅力來促成協議,在下次選舉之后達成這樣的協議可能會更加困難。與此同時,喀布爾到處都是失業者,這些人是過去17高等教育浪潮的產物,他們堅信自己的學位使他們有資格獲得政府職位。因此,僅靠美國提供軍事支持和援助是不夠的。還須處理國家內部的政治問題,并提供財政資助,以保持精英或多或少的忠誠。

 

盡管情況很糟糕,但總的來說,美國仍有理由繼續留在阿富汗。第一種是美國外交和安全機構所稱的信用,過去更直接的稱呼是信譽2008年,一位美國高級將領對我說得很好。當我問他如何定義在阿富汗的勝利時,他說他不能,在他看來華盛頓的其他人也不能。但是,他補充說,他們都可以定義失敗。失敗是重復的。

 

五角大樓說服奧巴馬和特朗普改變先前的立場,在阿富汗繼續保留軍事存在,正是基于這樣一種觀點,即美國的聲望會因為塔利班的勝利而受到嚴重損害。在這種背景下,值得記住的是,共產主義的勝利是在與北越達成和平協議、美國從越南撤軍后取得的,而這反過來又為一個吝嗇的國會提供了理由,它厭惡南越的浪費和腐敗,從而大幅削減了對南越的軍事和財政援助。這就像1991—1992年蘇聯結束對阿富汗的援助一樣,隨后另一方迅速取得了勝利。

 

對于可信度論點和越南類比,有一種非常有力的回應。由于南越淪陷,美國聲望的喪失只是暫時的,在那之后不久,蘇聯自身崩潰并在阿富汗潰敗。越南戰爭的失敗不是共產主義的勝利,而是美國國內共識的瓦解,以及普通美國人越來越不愿意在遙遠的國家為了不明確的目標而進行無休止的戰爭。此外,與著名的多米諾骨牌效應和更多美國盟友的衰落相比,西貢淪陷不到4年,中國和越南就處于戰爭狀態。我們看到,今天共產主義的越南正逐步成為美國的盟友。難道阿富汗不會發生同樣的事情嗎?

 

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越南共產黨、越共和北越軍隊在過去(現在也是如此),紀律嚴明,團結一致,決心建設一個現代化、統一的越南國家。華人因為民族沙文主義而被驅逐,因為他們作為當地的商業階層,站在共產黨的一邊,制造出被迫害的悲慘景象。然而,除此之外,越南在共產黨取得勝利后,以無情的手段成功地實現了持久的國家團結與穩定。

 

阿富汗非常不同。普什圖人,不管他們自己怎么說,總人數不到阿富汗的50%。如前所述,在過去四十年的戰爭中,其他民族的政治和軍事力量都得到了極大的加強。阿富汗的國家認同感一直很薄弱,精英階層從未產生強烈的國家民族主義意識。

 

蘇聯撤出之后,阿富汗陷入了可怕的種族戰爭,喀布爾城被摧毀,國家被軍閥武裝把持。正是因為塔利班承諾結束這場災難,作為普什圖鄉村保守主義和普什圖國家建設傳統的代表,他們得到了眾多支持。同時他們也遭到代表非普什圖民族的軍隊的猛烈抵抗,盡管這些人幾乎沒有得到外界的支持(除了伊朗),塔利班卻從未成功征服整個阿富汗。

 

隨著阿富汗的崩潰和喀布爾落入塔利班手中,這肯定會導致內戰,而不是塔利班的明確勝利,這將帶來真正的危險。對美國全球地位和美國軟實力意識形態基礎的最大威脅,并非來自中國的崛起,甚至也不是美國本土右翼民粹主義的崛起。它來自于穆斯林移民對歐洲的影響,歐洲轉向沙文主義立場,這種立場敵視歐盟,往往同情俄羅斯,這種立場伴隨社會經濟衰退而愈加強烈。在德國,敘利亞難民潮在很大程度上摧毀了社會民主黨,迫使該黨與安格拉默克爾領導的基督教民主聯盟組成了一個看似永久的聯盟。基民盟和聯合政府目前正處于危險之中,因為基民盟更右翼的姊妹黨巴伐利亞基督教社會聯盟正采取越來越多的反移民立場,以避免被德國新政黨取代。

 

阿富汗人已經成為僅次于敘利亞人的第二大歐洲難民群體。阿富汗國家的崩潰和內戰的加劇將大大增加難民人數,同時增加歐洲的道德困境,考慮到過去17年在阿富汗扮演的角色,基于何種法律或道德理由,歐盟成員國能拒絕向難民提供庇護嗎?要防止大批阿富汗難民涌向歐洲,不僅需要與土耳其達成一項新協議,還需要與伊朗達成一項新協議。屆時,歐盟將發現自己與美國完全對立。

 

從阿富汗到西方國家的最大威脅不是恐怖主義、伊斯蘭革命或地區不穩定,阿富汗不會因其內部原因而崩潰。絕不應排除向塔利班提出和平建議,而是認清現實,和平解決阿富汗問題。

 

任何阿富汗問題的解決都只能在中國發揮主導作用的情況下才能得以建立和維持,這是因為現在只有北京對伊斯蘭堡有某種影響力,可以讓巴基斯坦軍隊中的塔利班支持者完全參與進來,也因為中國和俄羅斯的影響力對于獲得伊朗的完全默許也是必要的。如果美國以和平解決阿富汗問題為借口削減財政援助,中國對阿富汗的資金支持也是有必要的。因此,阿富汗可能成為美國實力相對衰落以及華盛頓愿意通過尋求與其他大國合作來應對自身實力衰落的一個案例。

 

就阿富汗而言,這也不應被視為悲劇。畢竟,直到20世紀40年代末和冷戰開始之前,美國對阿富汗幾乎不存在興趣。直到1979年蘇聯介入,美國的作用仍然非常有限。隨后美國介入也沒有給美國帶來任何好處。對美國來說,阿富汗可能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它記住,它實際上并不是一個中亞強國,把混亂留給地方大國解決可能更好。(完)

 

海外安全提醒

 

1、駐巴基斯坦使館提醒國慶假期注意安全

 

    國慶假期將至,中國駐巴基斯坦使館謹提醒赴巴中國公民密切關注當地安全形勢,提高安全防范意識,注意人身財產安全。

 

  一、請提前了解當地法律法規、出入境規定、風俗國情以及治安情況,預估風險。請選擇正規、有資質的渠道預定酒店、車輛。入境前請認真閱讀巴基斯坦入境卡內容并如實填報,不準攜帶酒精制品和豬肉入境,在不確定所攜帶物品是否需要申報時,可詢問航空公司乘務人員,如實填報入境卡。入境后,巴方出于保護外國人安全考慮,一般要求在機場專門柜臺進行身份和行程登記,請予配合。

 

  二、請提前與家人朋友分享行程安排、告知聯系方式,在巴期間保持手機暢通,每天及時向家人報平安。若長時間在偏遠山區等訊號不暢區域逗留,應提前向家人朋友告知所在位置。深夜不要外出,以免被搶劫或攻擊。

 

  三、如選擇自駕,請特別注意交通安全,巴行車方向與中國相反,時刻牢記巴基斯坦是右舵左行,駛入環島時讓右。路口尤要小心,切勿將車輛逆行開進右側對方車道。注意行人在人行通道上擁有絕對通行權,特別留意路邊的兒童。禁止駕車時使用手機。遇巴軍警安全檢查,請予積極配合。

 

  四、入出境時請遵守巴機場海關規定,不要攜帶大量現金,以免造成不良后果。巴法律對攜帶現金離境有如下規定:1.嚴禁攜帶超過1萬美元(或等值其他貨幣)外匯現金離境;2.嚴禁攜帶超過巴基斯坦貨幣10000盧比離境。

 

  五、根據巴有關規定,凡持商務簽證的外國公民進入吉爾吉特-巴爾蒂斯坦(GB)地區需事先取得巴內政部不持異議證明(NOC)。此外,外國人赴俾路支省、聯邦部落區,無論持何種簽證,均需事先取得NOC后方可進入。請中國公民遵守巴相關規定,赴以上地區時務必事先辦理NOC,避免給出行帶來不便。

 

  六、在巴中國公民請妥善保管護照,并保存護照資料頁及簽證頁復印件。中國公民如不慎丟失護照,應及時向駐巴使領館申請補發護照或簽發旅行證,獲頒證件后,需向巴內政部簽證受理窗口申請新簽證或出境許可(Exit Permit),以便繼續在巴停(居)留或離境。

 

  如遇緊急情況,請及時報警并聯系中國駐巴基斯坦使領館。

 

  巴基斯坦匪警電話:15

 

  巴基斯坦醫療救護電話:115

 

  巴基斯坦內政部外國人求助電話:+92-51-9211223/224

 

  外交部全球領事保護與服務應急呼叫中心電話:+86-10-12308+86-10-59913991

 

  中國駐巴基斯坦使館應急電話:+92 315 6060000

 

  中國駐卡拉奇總領事館應急電話:+92 311 2311297

 

    中國駐拉合爾總領事館應急電話:+92 315 4130168

 

2近期暫勿前往土耳其東南部地區

 

鑒于土耳其東南部安全形勢依然嚴峻,外交部和中國駐土耳其使領館提醒中國公民近期暫勿前往土耳其東南部地區。請在土中國公民和機構提高警惕,加強安全防范。如遇緊急情況,請及時報警并聯系中國駐土耳其使領館。

 

如中國公民在暫勿前往提醒發布后仍堅持前往土東南部地區,有可能導致當事人面臨極高安全風險,并將嚴重影響其獲得協助的實效,因協助產生的費用由個人承擔。

 

土耳其報警電話:155

 

土耳其急救電話:112

 

外交部全球領事保護與服務應急呼叫中心電話:+86-10-12308+86-10-59913991

 

駐土耳其使館領事保護與協助電話:+90-5388215530

 

駐伊斯坦布爾總領館領事保護與協助電話:+90-5313389459

 

駐伊茲密爾總領館領事保護與協助電話:+90-5358802656

 

(有效期至20181122日)

 

咨詢熱線 8610-64107109
關于我們
企業概況
組織架構
公司群
企業文化
新聞中心
媒體焦點
集團動態
業務動態
資源基礎
中安經濟發展有限公司
全球化合作基金會
世界文化多樣性組織
業務板塊
綜合安全服務
可持續發展產業集群
文化交流與合作
金融業務
聯系我們
聯系方式
地圖
留言
關注中安和平
關注微信
© Copyright 2017 中安和平控股有限責任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津ICP備17004733號-2
久久黄色网站